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国内新闻 >
道德谴责和伦理说教远远不够 对弱势家庭请少些说教多些扶助
更新:2011-11-15 21:10 作者:泉城网  来源:92jn 【字号:

新闻摘要: 道德谴责和伦理说教远远不够 对弱势家庭请少些说教多些扶助 让所有弱势人员家庭都能过一种称得上体面和尊严的生活,仅凭道德谴责和伦理说教肯定远远不够。 近日,深圳一家医院发生一件蹊跷的事情:医生将一个窒息的新生儿抢救了过来,不但没得到孩子家长的感 ......



道德谴责和伦理说教远远不够 对弱势家庭请少些说教多些扶助 织梦好,好织梦


让所有弱势人员家庭都能过一种称得上“体面”和“尊严”的生活,仅凭道德谴责和伦理说教肯定远远不够。

织梦好,好织梦

近日,深圳一家医院发生一件蹊跷的事情:医生将一个窒息的新生儿抢救了过来,不但没得到孩子家长的感激,反而遭受其父亲的责骂和殴打。原来,因胎儿窒息时间太长,家长生怕孩子即使救活,也可能落下脑瘫等后遗症,于是决定放弃,但医生还是救活了孩子。这名父亲在恼怒之下,情绪失控,做出了让旁人看不懂的行为,而后他又为自己的暴力行为发了一封道歉信。
突然想到今年上半年,东莞女白领抚养脑瘫双胞胎13年,坚持到工作辞了、夫妻不和,最后溺杀孩子,自己自杀未遂,被判刑。斯情斯景,令人唏嘘。
一个孩子的生存何以逼着父母作出如此凶险的人生抉择?这不是孩子的错,因为无论是否脑瘫,他们都不可能影响父母的决定,作为一个完全没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他们的存活与否,是由社会决定的:他们应该活下来,只要身体许可,任何人无权剥夺他们的生命,他们的法律权利不因智障而灭失;相反,作为弱者,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社会保护。
然而,问题恰恰在于社会保护的实现方式。按照常识,既然立足点是“社会保护”,那保护的主体应该是社会。由于社会是一个抽象概念,社会保护必须落实到一个现实的、人格化的主体身上,这个主体可以是家庭、政府和慈善组织。在这三个主体中,家庭是第一个承担照顾幼小或残疾成员的单位,自古以来,这在世界各国几乎都是通例。但随着家庭日趋小型化,不要说承担残疾成员的照顾,健全的成人自身生存都可能遇到困难,这是现代社会失业救济、最低收入保障等社会保障体制的存在原因。家庭之外,必须有更强有力的主体参与对弱势的残疾人的扶助。各种法律、规定应运而生,由政府主导的残疾人保障成为一套系统的制度,成为许多包括残疾人在内的弱者的托底机制。

内容来自dedecms

由于法律的刚性和形式化特点,面对千变万化的残疾人及其家庭,政府的制度化保障肯定会出现“悬崖效应”,即符合条件的得到了救助,而不符合条件可同样甚至更加困难的人员却无法得到帮助,这一无可避免的“漏洞”为社会公益机构提供了空间,只是公益机构无法像政府一样达到标准范围内的全覆盖。
面对千千万万至今仍处于救助还是不救助残疾成员的现实焦虑之中的家庭,我们仅仅从道德伦理的角度,居高临下地说教,尽管永远可以理直气壮,但要让所有弱势人员家庭都能过一种称得上“体面”和“尊严”的生活,仅凭道德谴责和伦理说教肯定远远不够。
健全和完善社会保障体制,激活社会公益事业,在实质性地增强家庭支持和扶助其弱势成员的能力的同时,强化家庭的相关责任,可能是解决相关问题的最有伦理价值和实际意义的方向。□顾骏(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本文标签: | 声明:如果本文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